兩月8樓盤遭遇嚴重沖突 誰該為“退房潮”負責

http://www.yonmlq.tw 2011年11月22日 來源:不詳

在不斷升級的樓市調控之下,部分城市房價開始回調。然而,對于那些在房價高點入市的購房者而言,樓市泡沫的破碎意味著個人財富的縮水。于是,伴隨著房價的下跌,要求開發商退房、補價的聲音不絕于耳,部分業主與開發企業的矛盾逐漸升級甚至發生了嚴重的糾紛。

“在處理退房潮問題上,不能單單考慮法律因素,還要有道義和情感上的考量。 ”有專家認為,對于退房潮,要堅持“契約精神”,但也要看到購房者在議價方面先天的弱勢地位,看到開發商在推高房價方面承擔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因此開發商不能以“契約精神”為由推開一切責任。

[糾紛案例]

房價一年多跌掉三分之一

11月18日,不久前剛在北京順馳領海項目定下一套四居室的姚峰(化名)來到售樓處要求退還兩萬元定金。

冷清的售樓處沒有太多看房的人,但卻坐著十幾個如臨大敵的安保人員。事實上,僅僅交了定金的姚峰仍然是“幸運”的,就在他退房前的一周,11月12日,這個樓盤的部分業主聚集到領海售樓處進行“維權”。由于當時未能與相關代表達成一致意見,部分業主情緒失控,對售樓處模型沙盤進行了打砸。

這處已經賣了一年多的五環外樓盤曾經在2010年3月到5月間賣出了高達21000元每平方米的均價,然而目前其在售戶型的價格已經回落到了14000元每平方米左右。7000元左右的落差讓很多高點購房的業主難以接受,僅僅一年資產就蒸發了三分之一。

順馳領海項目所遭遇的糾紛并非個案。北京中原地產市場總監張大偉告訴記者,根據中原市場研究部門的初步統計,就在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包括北京大興順馳領海、南京天正濱江花園、安徽蕪湖鏡湖世紀城、寧波合生國際城、北京京貿國際城(樓盤資料 業主論壇) 等八處樓盤的售樓處發生“維權”業主和開發企業的嚴重糾紛和沖突。這些引發沖突的項目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其在售房源的房價相比此前售出的已經大幅度縮水,降價幅度最高的已經接近一半。

[律師觀點]

退房或補差價難獲法律支持

對于購房人而言,一套房子在短短幾周內,損失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在情感上難以接受。然而即便業主既“震驚”又“憤怒”,但在一紙購房合同面前,這種對于價格的質疑卻很難獲得法律的支持。

北京盛峰律師事務所房地產法律事務部首席律師李松在談到這個問題時表示,如果僅僅是因為市場因素導致價格的變化,那么開發商在其中沒有過錯,在這種情況下,業主以市場變化為退房或維權理由的話,法律上很難獲得支持,這樣的維權在法律上很難站得住腳。

另一位房產糾紛專家、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張仁藏同樣認為,因為房價下跌要求退房或者退還差價是沒有道理的,“合同具有相對性,對于在平等協商基礎上簽訂的合同,既然簽字了,就要受合同約束,如果以當時合同簽訂價格過高提出解除合同要求,這是不能獲得支持的。”

[專家說法]

開發商不能以“契約精神”推責

中國綜合開發研究院旅游與地產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認為,對于退房潮,要堅持“契約精神”,但也要看到購房者在議價方面先天的弱勢地位,看到開發商在推高房價方面承擔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因此開發商不能以“契約精神”為由推開一切責任。“在處理退房潮問題上,不能單單考慮法律因素,還要有道義和情感上的考量。”

將退房問題的解決寄托在企業自身的道義無疑有些理想化。從監管著手,徹底理順房地產銷售環節的種種弊端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

事實上,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之所以會存在“每遇降價必遭退房”的重要原因,也正是在于房地產銷售環節上存在諸多不規范與不合理的漏洞。“首先就是定價問題。”張大偉表示,當下在降價項目出現糾紛首先就是開發商定價隨意。很多項目預售周期過長,以北京通州為例,很多項目從開盤的每平方米不到5000元,在短短幾年內就漲到2萬元。在成本變動不大的情況下,對如此大幅度的提價早就應該納入監管的視野。

還有就是開發商銷售過程中存在的部分違規行為或者承諾。不少業內人士認為,現行的預售制度仍然給捂盤惜售、分段放盤提供了存在的空間。不僅如此,在銷售宣傳過程中避重就輕,誤導消費者的現象十分普遍,由于大量的口頭承諾根本不會寫入合同,購房者往往會吃啞巴虧,這些問題在樓市走高的情況下容易被掩蓋,一旦市場遇冷就會馬上暴露出來,成為矛盾沖突的焦點。

(新聞晨報)


·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內容均注明出處,轉載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真實性。
 

精彩推薦

頻道精選

百灵百人牛牛